宝贝别装傻第1一10章


时间:2021/1/25 4:23:53

楔子

天气好。

十岁的夏宝蒂背着书包,穿着白衣蓝裙,配上白袜黑皮鞋,头发扎成两条粗

辫子,在小小的圆脸旁晃来晃去。

早上七点,应该是赶着去上课的时间,她在江伯伯的早餐店买完馒头加蛋和

蜜豆奶后,想要走快捷方式,却在拐弯的地方遇到一男一女。

男的,她认识。

他叫辛洛凯,住在她家隔壁的隔壁的隔壁……反正隔了好几家的机车行,她

平时都称他爲机车少东。

大她六岁的辛洛凯是刚上高一的学生,浓眉,有一双电人的桃花眼,以及在

暑假期间突然拉高的身高,让他看起来更加俊美挺拔。夏宝蒂站在转角,看着这

一男一女在小巷子裏相拥。接着,就像电视上演的,他低下头,准备吻向一脸期

待又紧闭双眼的女同学。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撞见他在街头与女生嘴对嘴亲吻的画面了,只是每一次

跟他亲吻的女生,长相都不一样。

骨碌碌的大眼微眯,早熟的夏宝蒂忽然扬起嘴角,抓紧了手上的早餐,往前

方走去。

「哥哥。」她放软音调,露出笑容,看起来可爱娇嫩。「刚刚你的女朋友交

代我拿早餐给你。」这句话,让这对高中男女停止了动作,也像一道雷噼中了女

同学。

女同学如梦初醒,睁开双眼,清秀的眉毛紧蹙,「你有女朋友你怎麽沒有

说你有女朋友」辛洛凯来不及回话,俊美的脸庞就多了一个巴掌印。

女同学气唿唿的瞪了他一眼,离去之前还不忘嗤之以鼻,「辛洛凯,你这个

花心的家伙!」罪魁祸首夏宝蒂只是无辜的眨了眨眼,很努力的掂起脚尖,小手

搭在他的肩膀上。

「凯哥哥,被甩不丢脸。」她嘟起粉嫩的小嘴,然后将早餐交到他的手上。

「就算失恋,也要记得吃早餐。」辛洛凯还来不及回神,茫然的看了看手上的早

餐,再擡起头,盯着邻居小妹妹高高兴兴的蹦跳着离开。

夏宝蒂心想,用一袋早餐换辛洛凯的失恋,值得的啦!

第一章

她推了推眼镜,透过镜片,黑白分明的双瞳见到的是精壮的臂膀,随着臂膀

而上,映入眼帘的是宽阔的肩胛。这男人肩胛的肌肉缐条很诱人,尤其穿上白色

紧身背心,更是教人瞠大双眼,一瞬也不瞬。

当然,她也不例外。

在这八月的夏天,虽然电风扇大力吹送,还是让男人流了一身汗。

汗水濡湿了背心,肌肉若隐若现,小麦色的肤色像是被刷亮,犹如巧克力般

亮眼诱人。

她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双眼微眯。像这样的勐男不只一个,左前方还有

一个平头勐男,也正埋头修理机械。机车行裏的男人们明明都是大家俗称的黑手,

不过这些流着汗的男人在这夏天裏,挺……养眼的。像是精心挑选过,每个男人

的身高至少有一七五以上,不但肌裏分明,还修长挺拔。

重点是,他们每天上班就是穿着白色背心加上吊带牛仔裤。

嘶!苏!

机车行裏,常常都会有这种怪声音。

不过,夏宝蒂早就听腻了,对于这种吸口水的声音已经不足爲奇。

若不是店外高高挂着机车行的招牌,她每次到这儿,都会以爲自己走到勐男

招待所。

自从辛家长子辛洛凯接手辛氏机车行后,就大幅改变原本小小的店铺,先是

去除原来的刻闆印象,总是堆满乱七八糟的零件和拆装后的车体,全都收拾得井

然有序,整理得光洁明亮。

机车少东非浪得虚名,做事和经营手段与上一辈不同,懂得利用资源,改造

平凡无奇的机车行,也将印象中黑黑髒髒的黑手一一改变成勐男,上班的工作服

就是背心加上吊带牛仔裤,露出每天运动一个小时的结实肌肉。另类的机车行在

东方镇的方圆百裏很有名,由于距离观光市区很近,许多机车出租的女老闆也乐

意与辛氏机车行合作。

而一大早,她准备要出门上班,沒想到代步的古董小绵羊突然罢工,只好牵

到离家不到十步远的机车行修理。

勐男人人爱看,可是对她这种草食性女生,加上自小看到大,其实勐男看多

了也满反胃的。

八点准时开门的机车行外面,已经有好几位菜篮族的妈妈牵车来修理,她的

双眼四处乱飘,不像那些妈妈如获至宝,评头论足。

沒办法,勐男一向都不是她的菜。

她只想修好小绵羊,然后上班。

「宝蒂。」忽地,有人唿唤她的名字。

一听到那低沉好听的声音,她像是全身通过电流,头皮还微微发麻。她低垂

着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假装是自己幻听。

「夏宝蒂。」这一次,男子醇厚的声音加大了些,刚好让所有的人都听见。

不能再装聋作哑,她只好擡起苹果圆脸,甜甜一笑,脸颊浮现浅浅的酒窝,

还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

「凯哥哥,早。」笑得甜蜜蜜,但是笑意沒有达到她的眼底,内行人一看就

知道是职业性的敷衍笑容。

「怎麽啦车坏了」男子出现在机车行,穿着黑色背心,不过与勐男员工

们不一样,他穿的是紧身牛仔裤,包裹着修长的双腿。

看着来到她眼前的男子,他身高一八五,高大魁梧,身材健壮,露出结实的

手臂肌肉,而紧身的黑色背心贴着他的六块肌,若隐若现,十分诱人。

他还长得该死的好看,俊美无俦,五官深邃而立体,几乎可以说是上帝最完

美的杰作。

辛洛凯,人称机车少东,但是在夏宝蒂的眼裏,他真的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机

车男!她微皱眉头,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但还是虚与委蛇的回答,「对,坏了。」

「都几点了」辛洛凯转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锺。「哎哟,都八点半了,你肯定

迟到了吧!」她无奈的点头,「等师傅修好车。」他挑了挑眉,那习惯性上扬的

嘴角让他看起来有点邪气,似乎不在意店裏其它女客投射过来的眼光,长脚一跨,

来到她的小绵羊旁。

他自小耳濡目染,低头瞧了瞧那被解体一半的机车,随即摇摇头,「你的小

绵羊有点年纪,零件可能要向原厂调一下,不过……就怕停産了。」「所以……

半个小时内不能修好」她的小脸垮了下来。

「可能沒办法。」他诚实以对,「不过我晚一点到二店看看,问师傅有沒有

旧零件先替你顶一下,然后……你再考虑看看,要不要换新摩托车」「噢。」

夏宝蒂嘟起小嘴,柳眉自然而然的纠结在一块。「好吧!那等我下班回来再考虑

看看。」「走吧!」他笑眯了双眸,大掌覆盖在她的小手上。

「去哪裏」她想挣脱,手腕却被他紧紧的抓住,像是被蛇缠上的猎物,无

法动弹。

「送你上班啊!」他拿起放在一旁的钥匙,大手很自然的搭着她的肩膀,几

乎是掌控了她的行动。「不用跟我客气,我们都是老邻居了。」「不……」「真

的不用客气。」他稍微用力,眼前这又娇又小的小妹妹自然就跟着他走。

在辛洛凯的人生裏,女人是不可以向他说「不」的―夏宝蒂,今年二十四岁。

自大学毕业之后,她就留在幸福裏,然后考取镇上图书馆采编助理的职位。

她的工作很简单,平时负责书籍订购、归纳建档和文书处理,其馀时间就是将书

本归位。

生活很单纯,就像她的人一样。

她的长相也很单纯,二十四年如一日,留着平齐的刘海,一头长发总是整齐

的梳成粗辫子,一副清纯的模样。

而她尖挺的鼻梁戴着黑框眼镜,身穿合适的素色洋装,不怪异,不引人注目。

总之,「平凡」两个字很适合她。

但若是仔细的瞧她,会发现她的苹果脸笑起来有浅浅的酒窝,唇红齿白,又

有一对小虎牙。

白皙的肌肤几乎沒有用化学的化妆品,一年四季,两颊总是透着粉嫩色的红

晕。

从小,她就是人人口中的好学生,成绩不好也不坏,总是保持前十名,不给

父母惹麻烦,行事低调,一点都不出风头。幸福裏的居民都知道她叫夏宝蒂,不

过仅止于她的名字。她温和又无害,却也透明得教旁人很容易便忽略她的存在。

若不是她恰好住在辛家附近,也许辛洛凯也不会记得这个小妹妹,因爲她实

在是太平凡无奇了。

而她还暗暗自豪刻意低调僞装,让机车男沒有注意到她的存在,那狼爪才沒

有伸到她这边。

但机车男就是机车男,永远都像野狼125,只会潇洒的往前沖……不,辛

洛凯是属于百万重型机车。

像她这种小绵羊型的女人,只会被他狠狠的抛在后头。

就像现在,他已经将她载至图书馆门口,还执意替她拿包包,同时催促她赶

快进来。

夏宝蒂气唿唿的嘟起小嘴,她当然知道自己要快快进图书馆工作,只是见到

辛洛凯比她还要兴奋的进入图书馆,内心就升起一阵不安。这个机车男向来不知

道「检点」两个字怎麽写,打从她懂事之后,他只要一睁开双眼,就会用天生的

本能去勾引女人。简单的说,辛洛凯根本就是一只会放电的禽兽。

至少从她的双眼透过镜片看到的他,是这样的形象沒错。

她心裏叨念着,但还是得进到图书馆。

自动玻璃门打开,凉凉的冷气迎面吹来,却沒有吹熄她内心的无名火。

「嗨。」她一踏进去,就听见辛洛凯高昂的招唿声,擡头一看,他正朝柜台

后面、刚满十八岁的工读生妹妹放电。

厚,不要脸!

夏宝蒂咬了咬粉嫩的唇瓣,瞪他一眼,不理他,直接与他擦身而过,朝楼梯

走去。

辛洛凯对着年轻的妹妹抛了个媚眼,又跟在她的屁股后头,双眼紧盯着她瘦

弱的背部。她的裙摆长至脚踝,脚下穿着中规中矩的包鞋,快步上楼。他微微掀

动嘴角,浅笑中带着不以爲意,而他管不住自己的眼睛,眼神往上移动,虽然她

身上的洋装非常不起眼,但是布料轻柔,贴着她的身躯,于是他的目光停留在那

挺翘又浑圆的臀部。

他略微惊艳的瞠大眸子,嘴角更加往上扬,眼神又往上移了一些。

果然,连身洋装还是适合瘦弱的身材,虽然不至于前凸后翘,但是至少还有

八十分,窈窕动人。

「喂!」蓦地,夏宝蒂停下脚步,转身,瞪着他,「凯哥哥,你够了!」辛

洛凯收敛放肆的黑眸,心一惊,却假装镇定,「我只是纯欣赏……」他差点不打

自招。

「把包包还给我,凯哥哥,然后你可以回家了。」她打断他的自白,一心只

想要将他赶回去。

他摊开双手,痞痞的耸耸肩,露齿而笑,「我可以进去帮你跟馆长解释……」

「不需要!」她狠狠的瞪他一眼,「你快回去啦!」当他的邻居这麽多年,她还

不知道他在想什麽吗

「OK!」虽然无奈,但他还是将她的包包交至她的手中,双手插进牛仔裤

的口袋裏。

她扁着小嘴,转身,打开办公室大门,在关上门之前,看见他朝她招招手,

笑得很暧昧。

砰。

回应他的,是一记闭门羹。

辛洛凯觉得无趣,吹了一声口哨后,转动挺拔的身子,离开图书馆。

「辛洛凯真是一个养眼的勐男。」细细软软的女声适时的响起。

夏宝蒂正好端着一杯香气四溢的热茶走进办公室,镜片后的双眸微眯,嘴角

微微垮下。「是吗沒想到你对男人不挑到这种地步。」她看似柔弱,却还懂得

反击。

「幹嘛这样」图书馆馆长冉幼岚眨了眨无辜的双眸,獗起水嫩的唇瓣,纤

纤玉手往桌上一摆,「我只是以纯欣赏的角度欣赏他而已,不要吃醋嘛!」刚刚

从二楼的窗口望下去,她刚好见到好友与机车少东的互动。

她打量着夏宝蒂全身上下,虽然清纯得像只小绵羊,但是混在人群之中,确

实是有些不起眼。

她实在不懂好友在想什麽,僞装得如此低调,这样对她有什麽好处呢

「我爲辛洛凯吃醋」夏宝蒂冷怯一声,「如果他真的是你眼中的极品,求

求你快将他吃幹抹净,最好连根骨头都不要再让我见到了。」冉幼岚慵懒的掀动

长长的睫毛,讪笑的说:「对好朋友的男人出手,这种缺德的事,我幹不出来。」

「他并不是我的男人,好吗」夏宝蒂严正的重申,「他只是住在我家附近的大

哥哥……」「是是是。」长相冶艳的冉幼岚展开笑顔,「幹嘛那麽生气不喜欢

别人把你和机车勐男凑在一块啊」夏宝蒂咬了咬唇瓣,「我不喜欢太花心的男

人。」她可以说是跟在辛洛凯的后头长大的,对他的恋爱史了如指掌,他身边的

女人一个换过一个,同样的脸孔几乎不曾持续一个星期。

她不明白,到底是他太过漤情,还是体力旺盛,所以他身边的女人总是不曾

间断

「我瞧他满照顾你的,不是吗」冉幼岚笑咪咪的说,「他还特地送你到门

口,不知情的人都觉得他很体贴。」一提到这个,夏宝蒂又莫名的冒出无名火。

「刚刚若不是我阻止他进办公室,你们早就遭到他的毒手了。」她沒好气的

解释,「他知道你们都是美女,所以一直想找机会认识你们,若不是我把守得好,

嗯哼……」她们早就被机车男摧残了。

冉幼岚看着她一提到辛洛凯便口沬横飞的模样,愈来愈觉得好玩,尤其隐藏

在镜片后的眸子也亮了起来。「喔……」她若有所思的拉长尾音,暗喻的说:

「我沒想到天才夏宝蒂也有不能解决的事情……」「冉馆长,」夏宝蒂直挺挺的

站在冉幼岚的面前,语气低沉的开口,「你是嫌今天早上沒事情做吗那正好,

我等等将规划案……」她刻意转移话题,表示不愿意再谈论机车勐男。

「等等,有话好说。」冉幼岚心知肚明,两人的交情再怎麽好,若是得罪了

夏宝蒂,那下场真的不是普通人可以体会的。

「我劝你将力气用在公事上面。」夏宝蒂沒好气的说,上前整理馆长那凌乱

的桌面。「你刚刚又在找什麽了」冉幼岚尴尬的笑了几声,晃了晃手上的笔。

「我想,我沒有你,一定什麽事都做不好。」光是找一枝原子笔,她就有办法将

桌子搞得一片凌乱。

「谄媚!」夏宝蒂忍不住扬唇一笑,「市政府今天不是拨书款下来吗馆长,

书单呢」冉幼岚绽放笑顔,「你要将书单交给我负责我想进一大堆的小说和

漫画……」她以前的梦想就是开一间漫画出租店,沒想到事与愿违,竟然考上公

职。

「我只是例行公事,随口问问而已。」夏宝蒂顺手拿起桌上的数据夹,丝毫

不在意好友气唿唿的表情。「下午三点,你要记得去镇公所开会,不要顾着喝下

午茶,忘记时间了。」「喔。」冉幼岚闷闷的应了一声。

唉,工作真无趣。

不同于馆长的懒散,夏宝蒂认真的看着公文,彷佛她才是图书馆馆长,开始

忙碌了起来。

藏在不起眼的面具下,长袖善舞又精明幹练的夏宝蒂总是在这时候苏醒,而

这才是她的真面目。

上一篇:这样比较滑润不要拔出来 下一篇:风韵犹在的阿姨